男子进小洋楼行窃露馅杀害屋内母女 逃亡12年被抓


国际粮价上涨会传导到国内吗?

该方舱医院配有520名医护人员,包括医生、护士、技师、心理治疗师等,分成三组轮流为患者服务。整个运营期间封闭管理。另外,位于该市北部大型会展中心内的方舱医院预计将在4月下旬启用,同样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。届时,两个方舱医院共可容纳2000名患者。这些医院的建造目的是让当地医院能有更多的空间收治重症患者。

我国粮食安全总体形势如何?

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胡冰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,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且储备充足,水稻、小麦等主粮作物对国际市场依赖程度很低,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农产品贸易限制,并不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。

粮食应急保障方面,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介绍,经过多年努力,我国已经初步建立起符合国情的粮食应急保障体系。从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看,粮食应急保障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,具体来讲做到了“四个有”,即保障体系有支撑、市场波动有监测、应对变化有预案、保供稳市有责任。

“近期国际粮价上涨更多是疫情造成恐慌性消费的影响,我国去年谷物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,占我国谷物总消费量的2%左右,国际粮价上涨对国内粮价的影响十分有限。”魏百刚提到,3月份以来,我国大米零售价每公斤6.6元,面粉零售价每公斤3.95元,价格保持稳定,市场供应平稳。最重要的是我国小麦、稻谷库存充足,一旦粮食市场出现波动,我国有充分的调控手段进行平抑,完全有能力应对外部影响。

三是粮食库存量。目前我国粮食库存是充足的,库存消费比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17%-18%的安全水平。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。

当下,新冠肺炎疫情还在继续蔓延,而巴西、阿根廷、美国是疫情比较重的国家。魏百刚表示,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密切关注疫情对我国进口大豆的影响。一方面,强化监测预警,与主要出口国加强协调,把疫情对大豆供应链的影响力争降到最低。同时进一步优化流程,提高进口效率。另一方面,将持续推进大豆振兴计划,多措并举稳定国内大豆生产,保障大豆供应。

魏百刚坦言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近期国际粮食价格确实有所上涨,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上的热点问题,对此我们应该冷静理性看待。他解释道,当前世界粮食供给是充足的,2019/2020年度世界粮食(不包含大豆)供给量为34.7亿吨,总需求量为26.7亿吨,期末库存近8亿吨,库存消费比近30%,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,不存在短缺问题。

二是人均粮食占有量。2010年以来,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持续高于世界平均水平,2019年超过470公斤,远远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的标准线。